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阜阳新闻网

搜索

吃喝玩购 阜阳新闻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吃喝玩购 阜城美食 查看内容

所谓人间烟火,无非一碗馄饨

2018-7-27 11:27| 发布者: 李京泽| 查看: 80167| 评论: 0|原作者: 记者 高红/文 通讯员 余亮/摄|来自: 颍州晚报

摘要:   对于老阜城人来说,记忆中每个巷口,几乎都有一家馄饨摊;小推车上架着蜂窝煤炉子,各种碗、调羹以及调料各就其位,摊边有矮桌和长凳,桌上摆了醋瓶和自制辣椒油,点好个数的小馄饨在水里上下欢腾……随着时光的 ...



  对于老阜城人来说,记忆中每个巷口,几乎都有一家馄饨摊;小推车上架着蜂窝煤炉子,各种碗、调羹以及调料各就其位,摊边有矮桌和长凳,桌上摆了醋瓶和自制辣椒油,点好个数的小馄饨在水里上下欢腾……随着时光的流逝,馄饨摊慢慢消失在巷口,取而代之的是馄饨店,可不管如何变化,正如有些老店传承几代,从三府街到阜信大街,从未离开阜城人的生活。
  
  街头巷尾的老阜城馄饨摊
  
  李碧华在《牡丹蜘蛛面》中曾写过:“人间烟火,哪有极品?只因当时饥渴,所以销魂。”不过,在82岁的任老爷子看来,李碧华如果到过阜阳这片土地,品尝过老阜阳风味小吃,就要惊呼——人间烟火确有极品,譬如老阜城街头巷尾的馄饨摊。
  
  如今的河滨路,曾经的顺河街,在上世纪四十年代,在阜城繁华一时。果店、杂货店、粮坊、茶馆……全都聚集在东西顺河街上,街上还有着各式各样的小吃:马家空心烧饼馍、张歪头的素包子、徐大个的馄饨、刘华国的淡麻糊、纪振九的红枣甜稀饭、郝记祖传油茶。
  
  徐大个的馄饨,任老爷子记忆深刻。老板是个40多岁的大个,每天带领一两个徒弟,在街旁摆摊经营,摊位由此得名。徐大个做的馄饨,不仅皮薄馅多,特别汤料齐全,有香椿、榨菜、虾米、油盐酱醋,品种繁多,人人走过街头,都能闻到阵阵馄饨香气扑面而来。
  
  “火炉里,柴火噼里啪啦地燃烧,馄饨在大铁锅里翻腾,远远望去烟雾缭绕。”任老爷子回忆,老板最后还会根据顾客的要求加一些猪油(那时还没有味精一类的添加剂),在那个拮据的年代,如果能吃上这样一碗馄饨,真真是人间烟火中的极品。
  
  难忘儿时放学后的一碗馄饨
  
  关于馄饨的最早记忆,90后赵婷婷清楚地记得,小时候姥姥家门口,就有一个馄饨摊,摊主是一对年过六旬的老夫妻。每天放学后,她总要缠着姥姥问她要一块钱,去买一碗馄饨解解馋。等馄饨的间隙,她喜欢坐在小板凳上,歪着头看老婆婆包馄饨,只见老婆婆右手拿着一根木板,蜻蜓点水般在肉馅里挑一下,不到一秒便揉入馄饨皮中,左手微微用力一捏,一颗小巧玲珑的馄饨便诞生了。
  
  馄饨熟得很快,这边刚下锅,老爷爷就把一摞汤碗平铺开来,麻利地依次撒上作料,最后小心算计着滴几滴香油。等锅开了,舀上一勺沸腾的面汤冲进碗里,油花泛开,飘出阵阵香气。
  
  “刚煮出来的馄饨,无论冬夏吃完额头都是一层细细密密的汗。”可偏偏那种滋味又让人欲罢不能,每次吃个碗底净,婷婷总想再要一碗,吃个满足、吃个尽兴、吃个动弹不得,可姥姥怕孩子积食,总哄着她说“明天再来吃,老板又跑不了。”
  
  一眨眼时间过去,不知何时起,小巷口再也找不到那对夫妻馄饨了。家 乡 的 美 味 百 度 不 到 ……
  
  老板,来一大碗馄饨
  
  曾经的小馄饨摊没了踪影,周围的人、事也早已时过境迁、物是人非,孩子长大,大人变老,连馄饨的价格,也从一块五毛钱一碗,后来渐渐涨到三块,再到五块钱、十块钱……如今,阜城大街小巷总少不了馄饨店的身影,而每家店都有自己的特色和招牌。
  
  其中,首先要提及三府街馄饨,搬迁到如今的阜信大街上,从一家馄饨摊变成了一家馄饨店,不变的是几代人传承的手艺。80岁的胡家宣,是店里的常客。以前老人与小店是“邻居”,他就常吃店里馄饨,后来搬家了,老人几乎每隔几天,就要坐上公交车来,吃罢还要给老伴带一份。老爷子说,店里馄饨卖了那么多年,依然是老阜阳那个味,皮薄肉馅香,没有一丝掺杂,吃到嘴里非常爽滑。
  
  老阜阳人调馄饨馅,讲究肉馅的“纯”,但随着食客口味的丰富,不少店家加入创新元素,例如沙县小吃的炸馄饨、外来的重庆红油抄手、饺子馆里的荠菜鲜肉馄饨……其实,不管口味如何变化,不变的还是阜阳人“老板,来一碗馄饨”的美食情结。

关于我们|Archiver|手机版|阜阳新闻网

客服QQ: 87818751 电话:0558-2191186 邮箱:fyrbxmt@163.com

颍淮论坛 © 2002-2012 bbs.fynews.net ICP: 皖ICP备10016733号  皖网宣备110002号

阜阳日报社主办 法律顾问:阜阳民扬律师事务所 于孝兵律师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