阜阳新闻网

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教育频道 作文园地 查看内容

网线上荡秋千

2019-7-5 10:45| 发布者: 我爱斑斑 | 查看: 14533| 评论: 0|来自: 颍州晚报

摘要: 小时候,我是个活泼好动的丫头。每天上蹿下跳,不能消停一会儿,大事没有,小事不断。不是今天把碗打碎了,就是明儿把面条锅碰洒了……到我这,没流血还真不 ... ...
  阜阳文峰中心学校六(11)班 张爱其
  
  小时候,我是个活泼好动的丫头。每天上蹿下跳,不能消停一会儿,大事没有,小事不断。不是今天把碗打碎了,就是明儿把面条锅碰洒了……
  
  到我这,没流血还真不算大事,顶多哭一场又去蹦蹦跳跳,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。不过,发生了那件事后,我再也不敢乱蹦乱跳了。
  
  那年夏天,我和大表姐还有妈妈到楼下玩,顺便把搭在一根废网线做的可以晾晒衣物的绳上的毛毯收回来。
  
  这边妈妈把毯子刚收下来,我便猴急地站在网线下手臂一伸,往上一跳,抓住了晾衣绳,练起了自己独创的“杂技”来:两脚收在后面,形成一个“跪”的姿势,用双臂的力量把自己荡起来。
  
  我为自己的动作连贯、熟练而沾沾自喜,因为这毕竟不是我第一次在上面荡秋千了。
  
  和往常一样,妈妈和大表姐一边聊天,一边不时地看着我。我得意洋洋,更想在妈妈和大表姐面前显摆一下自己的“个人杂技”。
  
  正耍得开心呢,突然,我感觉自己被强制性地体验了一回自由落体,我从“空中”掉下来了。
  
  “啊!”我大喊了一声。膝盖着地,不过,只伤了左膝盖,没有“一箭双雕”。
  
  膝盖当时就出血了。那个疼啊,像是伤口上被撒了一把盐,又像放在火上烤一般的疼。
  
  “啊——”我发出想控制又控制不住的惊吓声。
  
  为了不让妈妈和大表姐发现什么,虽然很疼,但是我仍然保持着刚才最美的杂技姿势。
  
  接下来的日子,我整天像一个木头一样,呆呆地躺在床上,我可是彻底接受教训了。唉,不该那么调皮的。
  
  现在回想起来,倒不觉得痛,反而被自己当时的调皮、可爱逗乐。
  
  时间不返,记忆还在。无论如何,童年记忆一定是人生中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 ; 合作及投稿请联系 : 0558-2191186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