阜阳新闻网

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新闻频道 阜阳新闻 查看内容

【我们的节日·中秋】老街里老艺人

2019-9-12 10:10| 发布者: 我爱斑斑 | 查看: 10337| 评论: 0|原作者: 记者 潘金铭/文 通讯员 王林洪/摄|来自: 阜阳日报

摘要: 管仲老街的文艺表演丰富多彩。    临近中秋节,颍上县管仲老街愈加热闹起来。再过几天,这里即将开始一场场中秋盛宴,分食超大团圆月饼、嫦娥奔月、网红秋千、游园小游戏等系列活动早已备好,只待游客到此打卡游 ...

管仲老街的文艺表演丰富多彩。
  
  临近中秋节,颍上县管仲老街愈加热闹起来。再过几天,这里即将开始一场场中秋盛宴,分食超大团圆月饼、嫦娥奔月、网红秋千、游园小游戏等系列活动早已备好,只待游客到此打卡游玩。
  
  除了这些精心设计的环节,老街里的常态化文化演出比比皆是,汇聚了更多人气。在中秋节即将来临之际,记者探访管仲老街,品味老街里浓浓的文化芳香。
  
  喜气洋洋跳花鼓
  
  一进入老街正大门,在右前方的拐角处,一群身着绿衫、头戴饰品的演员欢快跳着花鼓灯舞蹈。她们中大多数人的年龄在50岁以上,但跳起舞来丝毫不含糊,从晚上七点半到九点半,音乐不止,舞步不歇。
  
  这些演员来自颍上县金三角花鼓灯艺术团,大约有15名成员每天在此坚持演出,以《大花场》《棒鞭小油场》等花鼓灯表演为主,辅之以小品、民间小调等节目,每天都会吸引众多观众前来观看。
  
  肖传英是艺术团的成员之一,从19岁起学习花鼓灯表演,今年71岁的她仍然活跃在花鼓灯舞台上,不论跳多长时间,她都不会觉得辛苦。“大花场、圆篱笆、堆花、谢花、大圆场……这些套路和动作我早已烂熟于心,表演起来不在话下,我虽然年纪大了,但我仍然想把自己的才艺展现给老街观众看,让更多的人了解花鼓灯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。”如今,肖传英和老伴一起在艺术团工作,老伴在一旁拉弦,她在台上跳舞,夫妻二人齐心协力,到了晚上再双双把家回,这样的生活她感到非常满足。
  
  为了看一场花鼓灯演出,家住西十八里铺的村民沈传芬带着儿媳和孙女早早地赶到老街,平日里只要没事,她们便来看演出。“我喜欢看她们跳花鼓灯,这是咱们本地的特色,虽然我不懂其中的门道,但内心就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欢喜。”沈传芬说。
  
  在老街里,来自慎城镇爱心社区花鼓灯艺术团的16名成员同样在此表演,她们来到老街的时间虽然只有两年,但艺术团已经成立了十几年的时间。除了每天在老街表演外,团队还经常参加公益演出,接演商业活动等,颍上各地都留下过她们的身影。
  
  “说实话,我们在这里演出补贴很少,但很多人根本不在乎费用,我们聚在一起就是想把欢乐和艺术带给观众,不为名不求利,只愿继续发挥余热,将自己的一身本领献给观众。”团长王成真说。
  
  推剧表演乐观众
  
  沿着老街向里走,最深处忽然传来一阵二胡等乐器的伴奏声,紧接着便听到演员随乐高唱:“幸福是什么,什么叫幸福,糊涂又明白,明白又糊涂,有的人说幸福就是盖三间屋,有的人有汽车别墅还是不满足……”声音高亢洪亮,情感真实充沛,走近一看,只见一名身着白色衬衫的老人在台上慷慨激昂,激情四射地表演着推剧。
  
  老人名叫马纪龙,今年68岁,他所在的团队名叫大众乐推剧团,已在老街坚持表演了两年之久。马纪龙告诉记者,他最擅长唱推剧和豫剧,年轻时在村里的宣传队工作过一段时间,后来在学校任职教书时,只要有空,便打开收音机或者电脑听上几段。如今,退休后的他以唱推剧为乐,每场都会引得观众连连叫好。
  
  一旁的团长余维春接过话来,“只要天气好,我们每天都来,唱剧、拉板胡不仅能娱乐大众,还能让我们更加快乐,这是两全其美的事情。”余维春说,目前团队共有15名成员,大家因爱好而结识,又因爱好而相交,遇见一群志同道合的人,是人生的幸事。
  
  大众舞台的搭建,既为娱乐大众,同时还能为众人提供表演的机会。在大众乐推剧团,只要你有才华并敢于表现,就能获得上台表演的机会。
  
  在余维春话音落下之际,一名名叫高振国的观众主动走上舞台,他想给大伙儿来一段自己的拿手好戏。“有为王在金殿观看仔细,殿脚下吓坏了王的驸马儿……”高振国和老伴以捡破烂为生,平日里除了劳作,最大的爱好便是听戏和唱戏。“今天心情好,路过这个地方心痒难耐,他们能唱我也可以唱啊,我想亮亮咱的歌喉。”高振国说,他非常喜欢这种类型的舞台,为他的生活增添了许多色彩。
  
  大鼓书粉丝多
  
  刚过七点,在推剧团的斜对面,一群爱好听大鼓书的戏迷早早等候在此,老江是他们中的一员,昨天的大鼓书没听过瘾,今天他早早地前来排队,怕来晚了占不到好位置。
  
  时针指向七点半,唱大鼓书的主角陈家勇终于赶到,这让大家松了一口气:“老陈,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晚,我们还以为你不来了。”“实在不好意思,我从家中骑电动车到这里需要一个小时,今天没把握好时间。”陈家勇抱歉地说道。
  
  说话间,陈家勇已经摆放好唱书需要用到的工具,一个架子、一个鼓,手里拿着一双板,鼓音敲响,陈家勇开口唱起了《嘉庆建侠图》这部书。据他介绍,这部书他已经唱了40多天,还没唱完,每天只唱2个小时,有时观众入了迷,非要拉着他继续唱,他都笑着摇摇头,留下悬念:“欲知后事如何,且待下回分解。”
  
  打从13岁开始,陈家勇便跟着师傅学唱大鼓书,“那时家里穷,想着有一门手艺傍身,以后肯定饿不着。”学艺3年后,他开始单打独斗,在各个村里唱大鼓书。“那个时候农村文化生活匮乏,大家都爱听大鼓书,一个晚上唱下来能挣两块钱。”如今,喜欢听大鼓书的人越来越少,自己的收入也不高,但总想着能挣一点是一点,为子女减轻负担。
  
  唱了一辈子大鼓书的陈家勇,对很多部书早已滚瓜烂熟,从头开始唱的话,两年都不会重样。“最长的一部书可以唱几个月,这大概也是戏迷们爱听我唱大鼓书的原因吧。”陈家勇说。
  
  除了在老街演出,他还加入了颍上县文化馆曲艺社,和众多曲艺爱好者轮流表演。作为县级大鼓书传承人,直到如今他还坚持学习,通过手机听大师们的演唱,从中摘录言语和好句。“唱到老学到老,只有这样才能让观众更加喜爱我唱的大鼓书,倾尽一生在做的事,一定要做到自己满意为止。”陈家勇说。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 ; 合作及投稿请联系 : 0558-2191186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