阜阳新闻网

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新闻频道 阜阳新闻 查看内容

18名驾校教练莫名被下岗 法援律师援助讨回公道

2019-11-29 10:30| 发布者: 我爱斑斑 | 查看: 25059| 评论: 0|原作者: 记者 杨治好 通讯员 徐晓静|来自: 颍州晚报

摘要: 颍上县的刘师傅等18名驾校教练在驾校工作多年,不料,因经营主体更换被迫回家等候上岗通知。这一等,就是2年多。在颍上县法律援助中心的援助下,法院依法判决驾校方赔偿刘师傅等18人各项损失79万余元。 ... ...

  颍上县的刘师傅等18名驾校教练在驾校工作多年,不料,因经营主体更换被迫回家等候上岗通知。这一等,就是2年多。
  
  在颍上县法律援助中心的援助下,法院依法判决驾校方赔偿刘师傅等18人各项损失79万余元。
  
  日前,刘师傅来到颍上县法律援助中心,向法援律师表示感谢。
  
  莫名被下岗
  
  刘师傅老家在颍上县农村,很早就外出打工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刘师傅学会了过硬的驾驶技术,给别人开货车,天南地北地跑运输挣钱。为了多照顾家庭,刘师傅2010年到了颍上县城,找到一个驾校教练员的工作。
  
  “工资待遇很不错,驾校还签订劳动合同,我们都觉得很靠谱。”刘师傅说,他想在新单位踏踏实实地干下去。
  
  刘师傅就职的这家单位,是阜南某驾校承包的。2007年,原驾校将经营权承包给了阜南某驾校。承包经营期限为5年,驾校员工的工资、福利等待遇均由阜南某驾校承担。2012年,经协商双方又续签了五年的承包协议。
  
  入职以后,刘师傅在驾校一直工作得很顺心,直到2017年7月他接到了驾校的一个通知。通知的大致内容为,驾校合同到期了,刘师傅所在的民营驾校没有应聘成功,让刘师傅等18人回家等消息。
  
  既然校方说了等待上岗通知,刘师傅就安心在家等待。可是几个月过去了,他再也没有接到驾校通知上班的电话。于是,他就和其他同样遭遇的驾校同事一起询问校方。
  
  得不到确切的答复,刘师傅等人也非常着急,于是四处打听。得知驾校的经营权已经被另外一个民营机构竞拍取得,自己被无缘无故解聘了。
  
  法律援助获赔79万余元
  
  无缘无故被下岗,这让刘师傅等18人非常恼火,他们集体向颍上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。
  
  2017年底,颍上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两次做出仲裁,可是对于结果,刘师傅等人并不满意。于是他们找到了颍上县法律援助中心请求帮助。
  
  想要为18位劳动者维权,证据是关键。法援律师接手案件后,积极收集有力证据。
  
  “我们找到了他们签订的劳动合同,以及驾校招标文件等信息。”法援律师表示,结合收集的各项证据以及双方争议形成的原因分析后发现,用工单位阜南某驾校在这起劳动争议中存在不可推卸的责任。阜南某驾校终止承包合同时,并未处理刘师傅等18人的劳动关系。
  
  2018年1月,在法援律师帮助下,刘师傅等18位劳动者将原驾校与阜南某驾校一并起诉至颍上县人民法院,请求判决被告支付经济补偿金及经济赔偿金合计150余万元。
  
  2018年6月,颍上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劳动争议案件,两被告均对18位劳动者提出的诉讼请求存在不同意见。
  
  原驾校认为,阜南某驾校已经承包学校,其不知道阜南某驾校和刘师傅等人签订的劳动关系。阜南某驾校认为,其只是承包人,交了承包费,签合同是以原驾校的名义签订的,因此对劳动合同签订结果不承担责任。
  
  2018年7月,颍上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原驾校承担赔偿责任,阜南某驾校承担连带责任。两被告均不服判决,向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。
  
  2018年11月,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:撤销原判,发回重审。
  
  2019年7月,颍上法院对该案进行了重审。最终,法院作出判决:阜南某驾校及原驾校共同支付18位原告赔偿金合计79万余元。
  
  说法
  
  该案法援律师表示,按照我国《劳动合同法》规定,用人单位违法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,劳动者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,用人单位应当继续履行;劳动者不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或者劳动合同已经不能继续履行的,用人单位应当依照法律规定支付赔偿金。
  
  实际生活中,劳动者相对于用人单位来说,始终处于弱势地位。一旦与就职单位产生劳动合同纠纷,想维护自身权益特别难。因此,遭遇类似纠纷要积极收集证据,主动寻求法律部门的帮助。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