阜阳新闻网

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新闻频道 阜阳新闻 查看内容

现实版《失孤》迎来圆满结局

2021-10-9 08:22| 编辑: 堇色 | 查看: 15738| 评论: 0|原作者: 记者 任刚 实习生 杨雅坤 通讯员 田鋆生 文/摄|来自: 颍州晚报

  10月7日上午,广东省梅州市五华县,今年41岁的阜南县苗集镇女子李玉终于和儿子刘鹏鹏见面。“儿啊!这些年苦了你了!”望着眼前陌生的儿子,李玉的千言万语化为满面泪痕。这一刻,她足足等了22年。
  
  这是一个母亲寻找失散儿子的故事(本报2020年6月11日曾报道),这是一个悲喜交织的人间故事。万幸的是,故事最终以团圆划上了句号。
  

李玉和丈夫在广东梅州与儿子相聚

  熟睡的儿子不见了
  
  让我们将镜头转回1999年7月19日。那是一个令李玉刻骨铭心的日子。仅仅几分钟时间,她便与年仅7个月大的儿子骨肉分离。
  
  20多年前,为了生计,李玉的丈夫在广东省东莞市厚街镇打工,夫妻俩带着儿子刘鹏鹏租住在该镇白濠管理区向东村。当天早上6点左右,丈夫像往常一样起床上班,才7个多月大的刘鹏鹏则在床上熟睡。李玉关好门去了租房处的隔壁卫生间,几分钟后回来却发现儿子不见了!
  
  好半天才缓过神的李玉,先后打电话询问丈夫和公公(当时公公在当地一家企业当环卫工)是不是他们抱走孩子。得到两人的否定答复后,她立即报了警。
  
  鹏鹏丢了,对李玉来说,就像天塌了一般。从那以后,李玉便抛下一切,踏上了漫漫寻子路。
  
  寻子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
  
  鹏鹏失踪的前三年,李玉先后到过云南、福建、广西、江西、湖南、四川、山西、北京、上海等地,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。由于没有生活来源,每到一处,李玉都一边寻找孩子一边捡破烂维持开支。
  
  每到一个城市,李玉都会印制成摞的寻人启事,张贴在电线杆、护栏、宾馆、车站等场所。为了找儿子,不论白天黑夜,她的脚步从不停歇,白天拿着寻人启事四处打听,夜晚仅凭借一根铁棍防身,不停步行赶路。
  
  让她感激的是,每当遇到困难,总会有人伸出温暖的手。有一次,李玉累得昏倒在四川街头,被当地一位好心大姐救起。了解情况后,那位大姐主动给李玉提供吃住,并帮她寻找十多天。
  
  2008年,为了照顾第二个孩子(2001年出生)上学,李玉从广东回到阜南。丈夫则留在鹏鹏丢失的城市继续打工,也是为了方便寻找儿子。
  
  2016年6月,李玉在阜南发起成立“小雨伞公益志愿者协会”。她的想法很简单,在寻子的道路上得到那么多人帮助,即使今生无缘与鹏鹏再见面,也要把自己得到的温暖向更多人传递。
  
  绝望之中再现希望
  
  2020年6月11日,本报报道李玉寻子的故事后,本报官方抖音平台也进行了转发,在全国引发关注。不久后,一名江苏邳州的小伙毛毛(化名)通过抖音联系上李玉。两人极为相似的面容让李玉非常激动,当即赶到毛毛工作所在地江苏省扬州市,在当地公安机关做了DNA对比。然而结果再次让她失望,两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。
  
  一次次的希望破灭,让李玉的内心不堪重负。她患上了抑郁症,今年曾两次住院治疗。
  
  令人庆幸的是,承办此案的警方人员始终没有放弃。今年8月,东莞市厚街公安分局的民警再次打来电话向李玉询问相关信息,李玉心情低落地说,自己已经不抱希望。让她没想到的是,9月23日,厚街公安分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孙玉刚带人专程赶到阜南。
  
  “孙局长说‘我们都还没有放弃,你怎么可以倒下’,还特意提到案情已经有了进展。”李玉说,按照孙玉刚的说法,出于保密要求,案情进展暂时还不能向她透露。
  
  孙玉刚的话让李玉的内心又浮现出一丝希望,但让她想不到的是,惊喜来得会这么快。孙玉刚等人返回东莞的第三天,即2021年9月28日下午,厚街公安分局工作人员打来电话:鹏鹏找到了!
  
  希望将来过上平静生活
  
  案情的突破发生在今年6月份。通过信息库大数据比对,东莞警方将寻找范围缩小到20人左右,再以李玉夫妇的DNA对比,最终确定了身在广东省梅州市五华县的青年王峰(化名)即为失踪了22年的刘鹏鹏。
  
  厚街公安分局的干警说,这些年,鹏鹏的生活过得并不快乐。当年,年仅7个月的鹏鹏被拐卖后,辗转来到如今的家庭,养父母对他的来历并未隐瞒。几年前,鹏鹏的养父母先后去世,如今家中还剩下爷爷奶奶陪伴他生活。
  
  警方告知亲生母亲寻找他22年的事情后,鹏鹏当即表达了想与父母相认的想法。因为种种原因,相会时间最终确定在10月7日。
  
  对李玉来说,从没有一个国庆长假像今年这样让她心潮波动。忐忑不安、激动不已、悲喜交织,从9月28日夜间直到10月4日踏上南下火车,她大部分时间都紧紧抓住丈夫的手。会有意外发生吗?鹏鹏会接受自己吗?直到将鹏鹏搂在怀中,她才确信这一切都不是梦境。
  
  在警方、当地政府以及相关媒体的见证下,鹏鹏拥抱着父母,想说些什么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他说好像做了一场长久的噩梦,终于醒来了。
  
  22年的漫漫寻子路,李玉走得太累太苦,如今心愿达成,她只想全家一起好好休息。至于已经工作的鹏鹏是打算留在梅州发展还是返回阜南老家,她和丈夫都会尊重孩子的意见。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