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平原 查看内容

芳邻

2024-4-19 08:15| 编辑: 刘黎 | 查看: 9630| 评论: 0|原作者: 李梅|来自: 阜阳日报

  “砰砰、砰砰”,有人敲门,不轻不重,不疾不徐。我起身开门,是楼下的老人,他问我:“你家卫生间是不是防水做得不好?”
  
  “我也不清楚,怎么啦?”我有些疑惑。
  
  “我家卫生间房顶漏水,应该是从你们家地板上渗下去的。”
  
  我立刻想起早上给太阳能热水器上水时,阀门忘了关,导致卫生间里“水漫金山”,我弄了大半个小时才收拾完。
  
  “实在不好意思啊,今天早上给太阳能热水器上水时,水溢出来了。”我连忙道歉。
  
  “没事,以后再上水时看着点儿就好了。”我要给他修,他摆手:“没什么损失,我想你们可能不知道防水没做好,上来告诉你一声。”他蹒跚着下楼了,花白的头发像秋天水边的芦苇。
  
  后来我还是去他家看了,卫生间天花板上洇湿了一片,我觉得很过意不去,把从老家带来的、刚采摘的香椿、豌豆送给他们一些,他们很高兴地接受了。
  
  楼下就住了老两口儿,都六七十岁了。老爷爷姓张,是退休干部,天天提个包坐公交车去图书馆看书。有一次,我看他拿了一本有关计算机的书,就问他喜欢看这样的书吗,他笑答:“老了,跟不上时代了。看看书,了解了解。”老奶奶慈眉善目,身体不好,经常在暑天,将戴着手套的手,放在楼下那个被太阳炙烤得滚烫的石墩上焐。
  
  我家孩子小时非常调皮,经常会在屋里噔噔地跑来跑去,也经常会碰倒板凳,打翻玩具。我提醒他东西要轻拿轻放,在屋内不要急奔,但还是免不了制造出声响。偶尔遇到楼下老人,便就此向他们道歉,他们和善地说:“没事,没事,孩子活泼了好啊。”
  
  有段时间,几日未见二老,不知是不是到儿女家去了。一天中午,我正在厨房剁鸡,又听见敲门声,不轻不重,不疾不徐。打开门看是张叔,他说:“不好意思,你王姨前几天刚去合肥动了手术,心脏里放了四个支架,听不得大声音,麻烦你做饭时声音小点。”我连忙答应,鸡没剁完,我就改红烧为清炖,整个放进了锅里。从此,一家人在屋内活动时更加小心了。
  
  王姨身体渐渐恢复,能到小区里散步了。一天,她见到我,歉意地说:“这段日子苦了娃娃了,我身体好了,以后就不用那么捏心了。”我很高兴她能够康复。
  
  我经常在阳台晒衣服,有时被风吹落三楼,王姨就会帮我收起来。孩子也和他们亲近,见了面就大声打招呼:“爷爷奶奶好!”他们亦慈爱地回应。我很庆幸遇到这样两位好邻居。
  
  前年,为了孩子上学方便,我们搬到了新居,老房子空了下来,但还有一些花草绿植没搬过来,得隔三差五去浇水。有时在楼道遇到他们,一起攀谈,话里话外都有重见的惊喜。
  
  近日,看到新小区微信群里,有人因邻居家发出的声音过大,而唇枪舌剑地你来我往,突然想起旧居楼下芳邻张叔和王姨来。
  
  人生在世,总会与各种各样的人回眸擦肩,大多若清风拂面,不留痕迹。不幸者会遇到沙尘裹在其中,迷了眼睛。我很幸运,曾在一段相遇中,在擦肩而过的风里,嗅到了花香,那花香持久弥新,将过往的岁月浸润,让我每每想起,都不禁心生感恩。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

上一篇:云梦漫记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