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平原 查看内容

娘说

2024-5-13 11:24| 编辑: 刘黎 | 查看: 7809| 评论: 0|原作者: 唐晓泉|来自: 阜阳日报

  娘没文化,但很有智慧。
  
  娘说:“那时候兄弟姐妹多,我是老大,上到二年级,要下学抱我的弟弟了。我把书包放在学堂里,每回说去拿书包,就在那儿再听一上午课,然后书包再‘忘’了拿,这样一直拖着把二年级读完。所以啊,你跟你弟上到哪儿我供到哪儿,不能让你们像我一样睁眼瞎。”
  
  后来,娘为了弥补遗憾,跟着我和我弟的小学语文课本学会了很多字,能完成基本阅读。她一直重视对我们的教育。娘不知道啥是育儿,却最懂得育儿之道。
  
  娘很早就无师自通运用了赏识教育的方法。我年少时因为矮而自卑,娘说:“谁说俺闺女矮,得的奖状垫在脚底下,就跟人家一样高了。”后来,她又说:“你读的书垫在脚底下,就跟人家一样高了。”到现在,她说:“你把你发表的文章垫在脚底下,就跟人家一样高了。”其实,她不知道,到了我这个年纪,我已经不在意我的身高了。可妈妈对身高的算法,照亮了我整个青春、整个人生。
  
  小时候,娘擀好了面,要下锅时,总在旁边念叨:“三开饺子两开面。”我问为什么。娘说:“饺子肚子里有货啊,多开一遍才能煮透。谁让它好吃呢,就得在滚水里多熬一遍。所以,妮儿呀,你不要怕吃苦,苦是能锻炼人的。你去街上打铁的铺子看看,淬了几遍火,才能打出好铁来。”
  
  当年米饭不常吃,家乡不产米,米就显得金贵。买了米也只是烧稀饭时放上一点儿,确切地说,我们那叫“米茶”,捞半天也只有几粒米。偶尔才焖米饭,娘便多做一些。剩下的米饭加上酒曲,做成甜甜的米酒,乡下人称为“浮子酒”。娘说这个能开胃,喝了之后,好让我多吃饭,长出高高的个子。有次,剩了点米饭放在碗柜里,被遗忘了,几天之后,顺着馊味,在碗柜角落里找出了那半碗米饭,已长出灰黄的霉菌来。娘说:“妮儿呀,你看看,一样的米饭,有的变馊,有的变成甜浮子酒。人呀,也得往好里长,不能朝馊里长。”如今,我没有成为变质的“馊饭”,全是因为有娘的“酒曲”点化。
  
  工作了,娘来看我,跟我说:“妮儿呀,平时在单位勤快点儿。‘一勤生百巧,积懒能成笨’,多做事不吃亏。做事能锻炼人,能学到本事,艺多不压身。”后来,事实证明,承担很多任务,尤其是一次次承担公开课以及尖子班的教学任务,让我成长,一次次蜕变。当时,娘还跟我说:“上班了,跟人相处,要与人为善。‘精三分,留三分,留下三分积儿孙’,吃亏是福,做事留余地,路就会越走越宽。”哈哈,我还没有男朋友呢,娘已经开始教我如何为儿孙积福德了。
  
  刚结婚时,我和先生一贫如洗。两人都是农村考上学的,上了大学,两家都已竭尽全力。于是,我俩就自己攒首付。娘说:“我相信你俩,‘好男不吃分家饭,好女不穿出嫁衣。’俩人好好干,搁阜阳还能买不起房子?”是的,后来,房子、车子慢慢都有了。
  
  前年,我的先生忽然生了一场大病。我在单位和医院之间奔忙,忽然成长,也忽然沧桑。等到先生痊愈得差不多了,才敢告诉娘。娘来看我,抚着我的肩头说:“妮儿受苦了。我生的妮儿我知道,能吃苦,能扛事儿,就是啥都不跟我说。”转脸对先生半开玩笑地说“‘秧好一半谷,妻好终生福’,以后你可要对你家唐老师好呢。”先生笑着,头点得如鸡啄米:“一定好,一定好,一辈子对她好。”
  
  刚过去的这个“五一”假期,回家看娘。当我说儿子数学像当年的我,为此发愁时,娘说:“有啥愁的?‘猪往前拱,鸡往后挠。’各有各的找食儿的法子。”她还说:“城里的路恁宽,还用白线划出各自的道儿,车跟人各走各的道儿。我外孙自有他能走的道儿。我外孙性格好,心地好,话不多但眼明心亮,不憨不傻,他以后一定有他能走的路,愁啥愁?”娘的话总是很治愈。
  
  临走时,娘说:“你要心疼你自己,你干事儿不知道惜力,还要教好书,还要顾好家,还要带好孩子,你也不是铁打的,你得学着疼自己。”
  
  忽然鼻子有点酸。跟母亲道了别,坐到车里,打开音响,是周杰伦的《听妈妈的话》,热热的泪终究落下来了。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

上一篇:妈妈的爱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