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平原 查看内容

妈妈的爱

2024-5-13 11:15| 编辑: 刘黎 | 查看: 4528| 评论: 0|原作者: 席振秋|来自: 阜阳日报

  我们家乡的人叫自己的母亲,喜欢用叠词“妈妈”。
  
  而我对自己的妈妈,能不叫,就不叫。
  
  奶奶常说:“你刚生下来胖乎乎的,你妈妈的奶孬,越喂你越瘦。你5个多月我抱过来,开始给你喂鸡蛋。你小时候,鸡蛋吃了几箩筐……”
  
  在我的记忆中,妈妈好像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小弟,对于我和大弟就显得生疏、冰冷了很多。还记得初三那年,学业压力大,回家想及时吃口热饭,可是在小小的杂货铺中忙碌到很晚的她,冷着一张脸扔给我一包方便面。回学校的路上,我骑着自行车边吃边哭。
  
  我发恨地想:好得很!你不喜欢我,正好我就可以光明正大、理直气壮地不去在乎你了!呵呵……这个想法伴着我度过了高中、大学时代,直到现在,所有和妈妈的亲近时光,在我的记忆里几乎没有。
  
  今年“五一”放假,看到年近九十岁的奶奶被妈妈搀扶着洗漱时,妈妈的半头白发突然闯入了我的眼帘。
  
  啥时候?这个我毫不在意、不放在心上的妈妈老了?
  
  我小心翼翼地靠近她。她坐在阳光下,暖暖的春风吹拂着,不时有杨棉飘过来,落在她的头发上,和发色融为一体。她全神贯注地盯着手机,老花镜下的眼睛里闪着光,不时“嘿”笑一声。见我凑过来,她把手机拿到我跟前:“看,我在抖音上拍的视频,我换个古装穆桂英,给你爸弄个老寿星……我拿给你小姨看,你小姨气哼哼地说:就你长得俊!嘿嘿嘿……”
  
  她在炫耀自己的好本事,把自己拍成了绝世美人。望着她眼尾成了一朵花,我的心悸动了一下,偷偷地在手机上下载抖音,搜索她。两年的时间,她发了近百条视频,基本上都是换装对口型的,配上背景音乐,十几秒或一分钟。点赞的人反复就那么几个,不用猜,都是亲友团。
  
  我看了几条,没有啥意思。放下手机后又开始偷偷观察她。她几乎没有闲下来的时候:太阳毒辣的时候,她唱着大鼓书修着坏掉的水壶,旁若无人;太阳变温柔了,她开起电动车去蚕豆地里锄草,也不和任何人打声招呼;一大早起来,趁着太阳没有露脸儿,又去给西瓜人工授粉……想想我小时候,她也是这样忙个不停:修矿灯是个技术活,很多男人都不会,她看坏了可惜,琢磨几个晚上,修好了!冬天的晚上,我们姐弟三个听着:“小喇叭开始广播了,嗒嘀嗒,嗒嘀嗒……”伴着她纳鞋底“哧拉”的扯线声沉沉入睡。
  
  我心有不甘,真想问她:“妈妈,您为什么偏爱小弟?”
  
  我还想趁热打铁,认真质问她:“妈妈,您还记得那年扔给我的方便面吗?”
  
  可爸爸这样对我说:“不疼你,你咋能长大?你小弟从小多病,想着养不活了,就多疼些。这你也要争?你妈妈就是这样心热面冷,又长了一张冷酷的脸,你当闺女的,还能不知道?”
  
  梁晓声用厚厚的一本书怀念和母亲相处的岁月。汪曾祺对他的三位母亲充满尊敬和爱戴。我呢?悔恨过后还可以从现在起关注她,给她的每一个视频点满红心。
  
  妈妈,从今天起,我要走进您的生活了!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