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平原 查看内容

五月黄

2024-5-30 09:57| 编辑: 刘黎 | 查看: 16925| 评论: 0|原作者: 王传红|来自: 颍州晚报

  乡村的五月,有着最为饱满的繁华。瓜果的青翠,花朵的艳丽。而黄腾腾的金色,则是五月黄的主打歌。
  
  回乡下看望父母,住在父母的老房里。院子里一棵杏树,三十多年了,现在长势良好。年年都会结出好多果,你挤着我,我挨着她,麻雀似的叽叽喳喳地热闹着,树枝笑弯了腰。望着黄灿灿亮晶晶的杏子,心里有股甜蜜在流淌。时光温存,和杏树相望,一阵风过来,风中满是黄黄的香甜。杏树,是我儿时奶奶栽下的,在奶奶的呵护下,杏树和我茁壮成长。每年杏子成熟时奶奶首先想到是我。后来,奶奶把吃不完的杏子挎到街上售卖,置换一些零钱补贴家用。即便我后来外出求学、工作,奶奶都会把最好的杏子储存起来,留给心爱的孙子。“不觉流光易,枝头杏子黄。”如今,杏子依旧,孩子依旧,唯独少了守候杏树的奶奶。奶奶目不识丁,可在我心中依然是伟大的巨人。但愿奶奶在那边一切安好。
  
  “田家少闲月,五月人倍忙。夜来南风起,小麦覆陇黄。”小满时节,在南风的吹拂下,小麦似脱缰的野马一样疯长。几乎一天两天的功夫,小麦由嫩黄变浅黄,再浅黄变金黄。蚕老一时,麦熟一晌。成熟似乎就在一瞬间。“芒种忙麦上场”,芒种前后,父亲便带领一家老小带上锋利的镰刀,磨刀霍霍下地忙。那时没有现在的农机,收麦全部是手割牛拉的农耕生活。劳累自不必说,整个收麦季就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,需要一个多月。对于父母而言,累也是快乐的,毕竟农村一年最大的收成就是麦季,也是全家人的希望。那时最喜欢学校放麦假,孩子们自然帮不上繁重的体力,可以邀上几个伙伴一起去拾麦,品尝麦地的野香果。香麻榴是孩子们的最爱,豌豆粒一样大,酸酸的、甜甜的,特别爽口。现在的超市里已经把它们当成水果在卖。相对于劳作的艰辛,收麦季最担心是遇到阴雨天气,一旦碰上恶劣的天气,整日整夜都要投入到劳作中,和时间赛跑抓抢收,力争颗粒归仓,毕竟午收是靠天吃饭而已。可以说农民每一份收获都是用汗水浇灌出来的。世世代代的农民就是在这样的土地上休养生息,传承繁衍。
  
  当下,人们再也不用为繁重的体力收麦而揪心。割、收一体化的联合收割机早已取代了人工的劳作,人们只需拿着口袋在田间地头装麦粒就行了,整个麦季也就一两天搞定。不得不佩服科技生产力让人们从繁重的劳动枷锁中走出来,农民终于摆脱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束缚。它们也可以走出土地,看看外面世界的精彩。
  
  印象中,堂哥从没有出门打过工,在老家承包了几百亩农田,种上小麦和大豆,每年都有几十万元的收入,不比打工的效益差,现在好多外出的打工人,也都停下匆忙的脚步,像堂哥一样在农村承包土地,当起了新型职业农民。
  
  五月,一个感恩的季节,也是一个收获的季节。五月黄是岁月的胎记,鎏金的五月让人铭记于心。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

上一篇:母亲的心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