阜阳新闻网

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新闻频道 平原推读 查看内容

月光下

2022-9-16 09:03| 编辑: 我爱斑斑 | 查看: 40814| 评论: 0|原作者: 马腾|来自: 阜阳日报


  行走在林荫道上,月光从树叶的缝隙间洒下片片昏黄。秋天的凉风扑面而来,心情特别舒爽,我只是静静走着,一直走到方兴大道高架桥上,看万家灯火,看桥下穿梭车流,感受着都市的繁华与喧嚣。圆月像奶奶做的又大又圆的五仁月饼贴在天上,置身在如水的月光中,心灵无比宁静。抬头凝视远方,突然想到家乡的父母,想起一家人在月光下农忙的情景……

  8岁那年,家里种了1亩多地的花生。时至中秋,庄稼到了收割季节。那时没有机械,地里的庄稼都是用镰刀一棵一棵收割,农忙时间拉得很长。芝麻、黄豆是见熟就要抢收的,不然太阳暴晒就会炸开落子。扒花生就只有瞅着闲时间干了。但花生熟了也不能久等,如果遇到阴雨天,会落子生芽,甚至霉烂。为了收黄豆和扒花生两不误,白天,父母带我们姐弟几个割黄豆、芝麻;晚上,就趁着皎洁的月光扒花生。

  夜里抢收庄稼对我们家来说是常事。我和三个姐姐常在夜里干活,割玉米、芝麻、黄豆,砍红麻,都摸索出经验了。虽然困点,但夜里的清凉舒适也让我们乐意劳作,比白天在毒辣的太阳下干活舒服得多。

  弟弟太小,母亲就带床小被子铺在麦秸上,让他在上面自己玩。弟弟乖巧,玩困了自己睡觉。父亲和大姐用铁锹挖花生,娘和二姐摔土,我和三姐负责扒土里埋着的和抖落的花生。我一边干活,一边吃花生,干着干着就喊腰疼。大姐说,小孩没腰,疼啥。我又乖乖地扒花生,结果腰越来越疼,疼得直不起来了。二姐让我坐地上扒就不疼了,我就学她们,一屁股坐在土窝里,坚持着干下去。最后又累又困,我就躺在地上不动了。娘说,别睡,我给你炒花生吃。我一听又来了精神,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。

  娘一直是我的提神器。我学习的时候,她会夸我用功,说我的字写得好;我练三脚猫功夫的时候,她不仅一直陪着我,还不停地说我武术越练越好,功夫越来越长劲……娘越夸我,我的表现欲越强烈,干啥事都不觉得苦,特别卖力。

  下地扒花生时,娘就把铁锅放在筐里,一块背来了。父亲用锹在田埂边挖个坑,在坑边放上三个土块,把锅支在上面。又从路边拾点玉米秸,点火,玉米秸在锅底下呲呲燃烧,红色火苗在月光下跳跃,温暖而美丽。大姐扒了几个红芋,二姐掰了几个晚熟的玉米棒子,把它们一起丢进火里烧。娘把一根对折好的玉米秸秆递给我,让我炒花生。浓烟熏得我直流眼泪,却依然乐此不疲。等花生熟了,我也吃到外焦里嫩、香香甜甜的玉米棒了。一家人围坐在一起,一边休息一边分享“美味大餐”。

  天空一轮明晃晃的月亮当头照着,白天青绿茂密的红薯秧子,此刻泛着一层银光,白亮亮的,像撒了一层银粉。蒙马河在身边静静流淌,河边的老柳树叶子上,也涂抹了一层亮光,细细的叶子在月光下一闪一闪,老柳树像披了一件银盔甲。一望无际的旷野,像披了面纱,朦胧得像一幅宋元山水画。我们坐在月光下,说着笑着,累并快乐着。

  第二天早上,庄台上的人下地干活时,我家已经把一亩多地的花生扒完了。那时,庄上的邻居都羡慕我的父母,说我们家的孩子懂事明理,勤劳能干。他们甚至会数落自家孩子,咋就不能向人家的孩子学学。我们听了很受用,因为我们是别人眼中的好孩子。

  时光荏苒,转眼几十年过去,我们一家从蒙洼蓄洪区一个贫穷偏僻的庄台上,辗转融入到城市,过上了城里人的日子。感谢我的父母,是他们用不知疲惫的干劲,不懈的努力,教会我勇敢面对生活中的各种挫折;感谢父母,在那个艰难的岁月里,给我们姐弟几个提供上学读书的机会,让现在的我们视野开阔、阅历丰富。

  如今,事业、爱情、家庭都如愿的我,在享受着幸福生活的同时,常常会怀念儿时的家乡,怀念在皎洁的月光下,一家人吃花生的情景……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

上一篇:寄情王家坝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