阜阳新闻网

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新闻频道 阜阳新闻 查看内容

流浪的女孩 遇到两位城管叔叔

2020-3-23 09:22| 发布者: 我爱斑斑 | 查看: 24398| 评论: 0|原作者: 记者 任刚/文 王彪/摄|来自: 颍州晚报

摘要: “别玩手机了,叔叔给你讲个童话故事好不好?”“好啊,我要听这个……”抢过杨鹏程手中的童话书,9岁的甜甜(化名)开心地挑选着。    最近每到傍晚下班,杨鹏程和纪飞雨都要赶到市救助站陪甜甜。甜甜和这两位 ...
      “别玩手机了,叔叔给你讲个童话故事好不好?”“好啊,我要听这个……”抢过杨鹏程手中的童话书,9岁的甜甜(化名)开心地挑选着。
  
  最近每到傍晚下班,杨鹏程和纪飞雨都要赶到市救助站陪甜甜。甜甜和这两位城管叔叔相识虽才几天,但对他们却有了一种难舍的依赖。
  
  城管叔叔在救助站内陪伴小女孩
  
  因用妈妈的烟钱买文具被打
  
  杨鹏程和纪飞雨同为颍东区市容局的城管队员。他们与甜甜相识,是在上周五。
  
  当天中午,杨鹏程巡逻到位于枣园社区的高速时代华府小区,远远看见小区门前围了一圈人。他走上前去,发现一名衣着褴褛的中年女子,在追打一位同样穿着破旧的小女孩。
  
  “干嘛打孩子?”杨鹏程赶上前制止。看到杨鹏程身上的城管制服,女子停下了脚步。旁边群众说,这是一对流浪母女,女子打孩子是家常便饭。每当有人去劝阻,总是被当场骂回:“打自己孩子关你啥事?”
  
  杨鹏程看到,小女孩的怀里抱着一条香烟、一沓练习本和几支铅笔。原来,当天小女孩弄丢了母亲的香烟,又拿着母亲要她买烟的钱买了本子和笔,因此遭到母亲的追打。商店老板看不下去,便塞了条香烟到小女孩的手里,但母亲仍不依不饶。
  
  “你是孩子的亲妈妈吗?”闻讯赶来的纪飞雨当场对流浪母女的关系提出了质疑。流浪女支支吾吾,前言不搭后语。
  
  “你愿意跟她回去吗?”纪飞雨问小女孩。孩子胆怯地摇摇头,低声说:“我想去上学。”
  
  和小朋友学会写自己名字
  
  “这对母女从过年前就出现在附近,没见过这么狠心的妈妈,天天都往死里打。”附近做修车生意的苗登丽说。
  
  “妈妈看着像是有精神疾病,但孩子很聪明。”环卫工骆大妈说,有一次孩子还问她:“奶奶你会不会写字?”得到否定回答后,孩子很开心地说自己会写字,当场在本子上写下了名字,“我问她谁教的写字,她说是以前附近的小朋友教的。”
  
  家住高速时代华府的闫西华大妈心疼孩子被打,多次提出收养的想法,“俺家还原的有房子,不说条件多好,至少可以让孩子有饭吃,有学上。”但是,每次闫大妈一提这个事儿,流浪女就会把孩子打得更狠。
  
  周围的群众说,大家见女孩可怜,送去钱和衣服、食物等。流浪女收下钱和食物,把衣服都扔掉。“谁去表示关心,她就把谁骂走。”
  
  疫情结束就圆她的上学梦
  
  初步了解情况后,杨鹏程和纪飞雨将流浪母女送到了派出所。在派出所里,流浪女向民警出示了一张出生证明,显示她们的确是母女。
  
  记者在这张有些破旧的证明上看到,流浪女段某华是沈阳市大柳屯镇人,甜甜于2011年出生于温州。甜甜说,从记事起就跟妈妈四处流浪。
  
  段某华拒绝被送救助站,杨鹏程二人按照相关规定,将甜甜送到了市救助站。按照程序,救助站工作人员将甜甜先送到市二院进行全面检查,排除新冠肺炎患者后,将她带到救助站的隔离房间。
  
  换上救助站买来的新衣服,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出现在大家眼前。可以玩游戏的手机,放着动画片的电视,干净的房间、被褥,让甜甜惊喜。
  
  “孩子现在很开心,整天念叨着两位城管叔叔。”市救助站站长吴震说,杨鹏程和纪飞雨一有空就来看孩子。因当前特殊时期,孩子被隔离观察,待疫情解除后,市救助站会和沈阳相关部门联系,将孩子送回老家,由当地相关部门妥善安置。“最重要的是学习。这孩子生下来就跟着母亲流浪,没上过一天学,不能再耽误了。”吴震说。
  
  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