阜阳新闻网

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新闻频道 平原推读 查看内容

当涂邂逅李之仪

2021-2-20 09:39| 编辑: 我爱斑斑 | 查看: 80485| 评论: 0|原作者: 徐贺仁|来自: 阜阳日报

摘要:    当涂,这个古时叫作太平州的地方,因李白和李之仪的名字而更具神秘感。    出马鞍山市区不远,车子驶入滨江大道,这是长江东岸。一江碧水向东流,在马鞍山这儿却转头向北,东、西梁山隔江对峙,青山碧水, ...
 
  当涂,这个古时叫作太平州的地方,因李白和李之仪的名字而更具神秘感。
  
  出马鞍山市区不远,车子驶入滨江大道,这是长江东岸。一江碧水向东流,在马鞍山这儿却转头向北,东、西梁山隔江对峙,青山碧水,白帆红日,交映成一幅色彩绚丽的画面。这画面是当年李白看到的画面。当年李白老先生乘船鼓帆而行,移步换景,诗兴大发:“天门中断楚江开,碧水东流至此回。两岸青山相对出,孤帆一片日边来。”
  
  我们要去的地方,是位于长江东岸、当涂县下辖的太白镇桃花村。这里是美好乡村建设的示范点,经果林是当地的特色经济,乡村旅游是他们的新兴产业。各地发展旅游大多都挖掘历史,最好要让名人与当地有牵扯,才更有文章可做。太白镇得天独厚。太白镇桃花村就安卧在大青山下,太白镇因李白而命名,大青山因有李白诗魂而不老。诗仙一生浪迹天涯,快意江湖,到老年却活得落魄,不得已而为之,乃投奔在当涂为官的叔父李阳冰。作为长辈,李阳冰不仅接纳了诗人侄子,还为他收集编录了平生作品。而李白呢,也就乐意在这青山绿水间安心作诗,修身养性,到老死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。有人说他是病逝的,有人说他是酒后水中捞月溺亡的,不管怎么说,终归是大青山留住了这一缕千古诗魂。于是,大青山脚下有了个太白镇,马鞍山则号称诗城。
  
  与当涂有缘的,还有一个宋朝来此做官的李之仪。此人字端叔,自号姑溪居士、姑溪老农,祖籍沧州无棣。这人早年跟范纯仁求学,进步很快。范纯仁是谁?他老爸是范仲淹,厉害吧?李之仪22岁进士及第,做了万全县县令;38岁做了京官,官居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。彼时李之仪生活美满,仕途顺畅,最开心的,则是跟苏轼、黄庭坚等名人有交往。但天有不测风云,因做过苏轼幕僚,41岁时李之仪被责令罢去京官下基层;44岁时又因得罪了权贵蔡京而被贬到当涂。真是祸不单行,在当涂,李之仪生了一场大病,孩子和妻子又先后去世,这让年过半百的他情何以堪!
  
  悠悠长江水,日夜东流去。某一天,李之仪在岸边逡巡,被一阵琴声吸引,于是,他的生命里多了一个叫杨姝的女子。此女乃江上歌妓。两人见面后诗词韵律交流,相见恨晚,堪称知音,虽然年龄相差较大,却依然产生了爱情。一个深秋的傍晚,两人来到长江边上散步。面对滚滚江水,想起诸多不顺,李之仪不禁悲从中来;而看看身边的红颜知己,心中又柔情似水。那一刻,他很可能默诵着李后主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的句子而来了诗兴,“我咏一词给你唱吧,”李之仪深情地望着她说。杨姝点点头。“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。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此水几时休,此恨何时已。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”吟诵之声萦绕耳际,久久不绝,杨姝手拉李的长衫再也不愿松开。后来,歌女嫁给了词人,且育有一儿一女 。李病逝后,遵遗嘱,杨姝将李与其妻合葬。后世也许有人不识李、杨,但这个《卜算子·我住长江头》,鲜有不知者。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

上一篇:质朴家风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