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平原 查看内容

路途拾遗

2024-2-20 10:47| 编辑: 谢珊珊 | 查看: 15981| 评论: 0|原作者: 戴希|来自: 颍州晚报

   那年正月初五,一大早,我们一家人就匆匆忙忙驱车向沪出发。

  路上车少人稀,一路驰骋,十点多便到了六朝古都南京。过了南京,车辆渐渐多了起来,走走停停,速度自然慢了下来。这会儿,天说变就变,刚才还是晴空万里,转眼却是阴云密布,竟飘起丝丝的细雨。春寒料峭,细雨霏霏,多多少少给我们带来一丝不悦。到了镇江,导航显示前方多处红点。儿子不得不驾车下了高速,我们本打算提前一天到沪,错过假期车流高峰,可谁知怕鬼有鬼,车多人多,陷入“堵·堵”的困局,真叫人无语而又奈何不得。走了一段路后,车子出现些微的抖颤并伴有“咝咝”的杂音。下车一看,顿时傻眼了,胎爆了。在这前不着村后不靠店的鬼地方,这该如何是好?儿子忙从车内找出保险公司的电话打了过去。保险公司讲:春节师傅还没上班,去不了。这无疑是一瓢凉水兜头泼来,心中顿觉冰凉冰凉的。万般无奈,儿子拿出修车工具,开始自己捣鼓,我在一旁拿这递那,经过一番敲打,螺钉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,儿子叹口气摇摇头,露出一脸的无奈。

  这时,东北风呼呼地刮着,雨借风势,噼里啪啦下得大起来,风雨之中人冷得直打颤。我撑起雨伞沿着路边走去,远远看到一把红红的太阳伞矗立在路边。我紧走几步来到跟前,原来是一个卖草莓的摊点,旁边是一块偌大的草莓基地,主人是一位五十来岁的男人,风雨中,他孤独而寂寞地守着。见我到来,他轻轻点了下头,算是打了招呼。小桌上放着三四篮草莓,粒粒大而饱满,红艳艳的泛着诱人的色彩。我想起春节那天,儿子嘱咐我买点草莓,结果跑了几家超市也没买到。今天,草莓就在眼前,岂能错过。我拎了一篮把钱递了过去,趁他找钱时我问:“师傅贵姓?”“免贵姓贾。”

  我提着一篮草莓回来,儿子一见满肚子的怨气向我撒来:“爸,谁还有心情吃这个?”我自知无趣而又不知如何是好地说:“保险公司怎讲?”“彻底不来了。”

  我一听慌了。天色向晚,风雨如晦,飞鸟归巢,不行,老这样耗着,也不是个法,必须得想出个万全之策来。

  我又匆匆回到草莓摊前:“贾师傅,帮个忙,这附近可有修车的?”

  “有,倒有一个,就是不知道他的电话。不过,我打别人的问一问。”

  他边说边向草莓基地走去,约莫半个时辰,回来说师傅马上就到。

  我一听非常高兴。贾师傅和我只是一面之缘,却是一腔热忱,虽说是举手之劳,小事一桩,却让我在迷茫中看到一线希望,怎不令我心生感动。千恩万谢后,我们便聊了起来。贾师傅告诉我,家中五口人,上有高堂老母,下有一双儿女,都在上大学。接着他又说,我母亲经常说,在家千般好出门一时难。在外哪能没有遇见困难的,能帮一把就帮一把。他这话让我怦然心动,句句说到我的心坎上,难怪贾师傅这么古道热肠,原来他背后竟站着一位宅心仁厚的母亲。

  突然,一辆皮卡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,原来是修车师傅到了。我握着贾师傅的手“谢谢”,手还没松开,他却高声说:“小钱,这是我的朋友,车要修好,价要合理。”

  夜色越来越暗,雨仍淅淅沥沥地下着,我们很快来到车子抛锚处,儿子正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,不知打往何处。看到我们时,一脸惊喜,忙给师傅递烟。师傅二话不说搬下工具,打开电灯,修理起来。短短半个小时,备胎就换好了。付钱时我问了一句:“多少钱?”

  “既然,贾师傅说是他的朋友,你给一百元得了。”

  “一百元?”我一听很诧异。在这荒郊野外,又是风雨交加,又是老远开车过来,没想到才要一百元,不贵。同时,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,而是解决眼下的一大难题,帮了大忙。看来,在此地贾师傅德高望重,说话掷地有声,总而言之:“贾师傅人不错!”

  “嗯,他是个好人,也是我们镇的十大孝子之一。”

  噢,原来如此,这就不难理解贾师傅把他母亲的话句句当成圣旨了。此地乃鱼米之乡,不仅有粉墙黛瓦,小桥流水,风景迷人。而且还是孝悌忠信、礼义廉耻之邦也。

  人在旅途,来来去去皆为过客,倘若不是堵车,不是赶时间,不是爆胎……我与贾师傅萍水相逢,更无从知晓贾师傅那一心向善,助人为乐的背后站着一位可亲可敬的伟大母亲。

  天黑了,雨停了。蓦然回首,四野黑黢黢的一片,什么也看不清。然而,朴实厚道的贾师傅给我留下深深的印象,尤其是他颗孝心善心,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,照亮了我们前行的路。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