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平原 查看内容

坚强的父亲

2024-6-14 09:49| 编辑: 刘黎 | 查看: 6150| 评论: 0|原作者: 李梅|来自: 阜阳日报

  穿过长长的通道,上了几十个台阶,终于走出了地下出口。刚踏上地面,一抬眼就看到父亲坐在地铁出口的长凳上,正朝里面张望。看到我和母亲,他立刻站起身朝我们走来。近一个月未见,他依旧清瘦。
  
  他接过母亲手里的包,背在自己身上。
  
  我并未告知他我们到的具体时间,他仿佛看出我的疑问:“上午不需要吊水,反正在病房里也没事,我就来这里等了。”
  
  路上行人熙攘,父亲带着我和母亲过了马路,进入一个商场,熟门熟路到了地下餐厅,并用手机点了餐。看来独自生活的六七天,他学会了很多以前不具备的技能。
  
  吃过饭,他又带我和母亲穿过商场,到了医院。他在七楼,整个楼层都是接受放疗的病人。一间病房住四人。父亲的床铺在中间,刚来时妹妹陪伴了半个月,公司催促多次,她就回去上班了,只剩父亲一人在此。平时他自己去买饭,努力说普通话与医生和病友沟通。放疗时一个人去排队,结束后再一个人回来。
  
  父亲前年夏天做了开胸换瓣膜手术和心脏搭桥,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五六天,死里逃生,每日离不开药。他还有糖尿病,也需吃药。每当他拿出一大包药,一粒一粒倒出时,病友们就笑,父亲也笑,说:“谁让我是‘药篓子’呢。”
  
  吃过晚饭,父亲说带我和母亲去外滩看东方明珠塔。
  
  “你知道怎么去吗?”我问。
  
  “知道,你弟弟和妹妹都带我去过。”他拿出手机打开高德地图,点了打车,不久一辆网约车就停在了我们面前。在家乡,很多和他一样年纪的老人都用不好智能手机,他不仅会用微信、支付宝,会在手机上看小说,还会查各种资料,现在还学会了用手机点餐和打车。在上海这个繁华又陌生的城市,父亲用苍老的根须,艰难而又努力地扎进了生活的土壤。
  
  夜晚的外滩流光溢彩,高大的东方明珠与亚洲第一高楼并肩而立,顶着一轮明月,俯瞰黄浦江。游船盛装打扮,挑灯挂笼,各具情态,父亲一一指给母亲看。
  
  逛完外滩,我们又去了城隍庙。街上人流如织,各种商店林立于此,看到有一家卖雪花膏的,母亲拿起一盒看了又看,父亲当即掏出手机,打开微信扫码,速度之快,让我都没机会付款。
  
  母亲说:“你快一岁时,你爸才从部队回来,他用退伍费给你买了一件披风,给我买了一盒雪花膏。那是我第一次用雪花膏,可香了,同村的姐妹都羡慕我。”母亲和我小声说的时候,却看着走在前面的父亲,眉眼温柔。我拼命忍住酸楚,扭过了头,不让她看见我红了的眼睛。
  
  去年10月底,父亲查出了肺癌,自从知道后,我震惊、慌乱、痛苦、无助,各种感觉纷至沓来,我们乱作一团,父亲却很镇定。父亲从家乡的医院转到上海,熬过了数次艰难的化疗,强忍恶心呕吐,努力让自己吃饭。现在每天躺在射线下进行放疗,那片皮肤被烤得发红溃烂,他从不喊一声疼痛。在我心里,父亲一直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。
  
  这个疗程还需半个月,我们姐弟都走不开,又实在不放心他一个人待在这么远的地方,就把母亲送过去照顾他。但此刻,他忘记了自己是一个病人,只记得自己是丈夫、是父亲,在陌生城市的街道上,领着我和母亲往前走。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

上一篇:花中仙子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