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平原 查看内容

半壁书屋满室友

2024-7-9 09:00| 编辑: 谢珊珊 | 查看: 3670| 评论: 0|原作者: 时春晨|来自: 颍州晚报

   十五六岁时痴迷上写诗,那些知青生活一灯如豆的夜晚,全都伏案(社员帮助秫秸抹泥做成的书桌)笔耕涂鸦。加之那些年知青们热衷传看的文学作品,塑造的主人公莫不青春如虹行走四方,诸如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《牛虻》,还有最后一段知青生活所喜爱的苏联作家柯切托夫,其所著两个大部头《茹尔宾一家人》《叶尔绍夫兄弟》,都是造船和炼钢工业城市生活,一有招工进厂机会,就觉别处灯火方是诗和远方。
  
  19岁那个春天离家远行,临行前那晚一位要好同学前来送行。少年心事可拿云的年纪,一想到那个被誉“江南一枝花”的十里钢城,也是谪仙李白浪迹四海又终老之地马鞍山,踌躇满志且信誓旦旦话别言志道,我要去行万里路,更要读万卷书。
  
  刚到南方那夜未等天亮,四五点钟就拉起几个小伙伴爬山,看日出看铁水钢花不夜城,还风风火火当天赋诗投稿。如此如彼成日机声隆隆中做工,夜夜伏案(钢筋铁架焊接铺块铁皮)读诗写诗,周日则呼朋引伴爬山游湖或逛书店坐图书馆。
  
  因母亲年迈多病,13年后返家,归来还是那个少年,所携并无长物,仅一箱箱书籍而已。其时中国迈入全民阅读如饥似渴的年代。美好生活新追求一显著标志,大多家庭皮箱木箱木桌椅凳正被替代,大衣橱五斗橱沙发和书橱渐成家居新标配。与母亲同住仅一专属房间的新家,不得已而为之仅南墙立一大衣橱,东墙靠门放张大床,北墙临窗置一书桌,西墙则三个大书橱铺满。由是书法和文史专家刘奕云闻之,欣然挥毫题赠斋名墨宝一幅:半壁书屋。
  
  5年后,拆迁还原得55平米两室一厅,家已三代,拥挤不难想见,所居卧室一大一小两床一高低柜一小书桌一小书橱,几个大书橱已无容身之地。所幸新宅为一楼,院内可另搭,终得一间与卧室面积相当书房,几个大书橱外趁机又添两个书橱,还有卧室放不下的大衣橱等,仍置新建书房为伍,依旧半壁书屋大格局。
  
  又10年后,分期购得118平米商品房,三室一厅且为跃式错层,让家人意料之外亦情理之中,又被我装修成升级版半壁书屋:楼上小间给了儿子,两大间没有如左邻右舍那样用衣橱墙隔断,西端一桌一大衣橱,和整一面顶天立地书墙,且做这面书墙时多个心眼,整体厚度多了一本杂志宽可放书籍的双层,如是又多了一个7米多宽近三米高书墙,东端大床平行为两个旧书橱一个梳妆台,如此还是(大)半壁书屋格局。
  
  暗自得意不过几年,毕竟世上新书好书太多,嗜书藏书积习又深,新闻和文学、文史工作涉猎面且广,大客厅又几乎每年新添一书橱。偶尔会落几句抱怨的是,想再添置装放衣物,只能不靠墙安放一个个轮式塑料收纳箱了。就这,最近几年又添两书橱放到了阳台之上。
  
  尝到书满为患滋味年甚一年,年关打扫擦拭就是个慢功细活,也是一种与书肌肤相亲和重读回味,那种老友重逢叙旧情愫,有时整理几本书就会“耽搁”半日时光。
  
  以书为友、面南为王的买书读书藏书乐趣无休无止。有书当视长者充满哲理可指迷津,有书俨如挚友每读多似促膝畅谈,宛如亲人熟人近邻之书总能意气相求把谈甚欢,也有很多是为某本专著撰述所搜资料,一时用过不会再用仍会不舍不弃。最让人每有感慨万千黯然神伤的,是作者签名本中的朋友有已成了故人,如戴厚英、阿红、蒋庆斌、高境等。
  
  中国有句老话,亲人是父母留下的朋友,朋友是自己找到的亲人。我想,买书读书藏书也是,好读书读好书书读好更是。许多藏书亦亲亦友几十年了,早已有种血脉相连的感觉:年少时爱读的《牛虻》作者伏尼契所著系列全部,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作者奥斯特洛夫斯基,其不同时期版本和相关书籍都已藏十数种。还有那位柯切托夫1950年代之后,直至1970年代的《你到底要什么》等所有著作。民国时期的“鲁郭茅巴老曹”大部分代表作品,心仪的郭小川、贺敬之、沈从文、汪曾祺、白先勇等,都为半壁书屋珍藏,亦为朝夕相伴至爱亲朋。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

上一篇:王老师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