阜阳新闻网

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新闻频道 平原推读 查看内容

我爱米粮香

2021-10-8 08:35| 编辑: 我爱斑斑 | 查看: 64598| 评论: 0|原作者: 蒋立中|来自: 阜阳日报


  又一个中国农民丰收节。水稻成熟了,田畈上、山冲里到处一片金黄。硕大的稻穗低垂着,稻粒圆润饱满,密密麻麻挤在一起,阳光下显得更加诱人。一阵秋风吹来,稻浪翻滚,汹涌如潮水,仿佛在告诉人们,赶快来收割吧。风吹稻浪,在我看来,就是人世间最美丽的风景。
  
  记忆中,秋收割稻的场面热闹壮观。挑选一个晴朗的日子,乡亲们拿着镰刀,抬着斛桶,挑着箩筐,浩浩荡荡地来到稻田里,分工明确:一班人割稻,一班人打稻,一班人用风扇扇稻,还有一班人扎稻禾,扎成一个个金色的稻草人。人们各司其职,井然有序。稻谷扇干净后,再一担担挑回家。高兴起来了,男人们还忍不住要吼几句歌谣,那歌声粗犷高亢,几里路都能听见。现在多是机械化收割,速度快,人手少,这种壮观场面再也难以见到了。
  
  因为长期生活在农村,我特别熟悉土地。小时候,我经常跟随母亲到田地里玩耍,有时也帮母亲做点小事,拔草呀、浇水呀、摘瓜菜呀,诸如此类。当然,我最喜欢的事情是捉虫子,一天能捉一大瓶,拿回来喂鸡鸭是再好不过了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的童年生活丰富并且有意义,而如今的孩子大多远离自然,常常难以享受到这种乐趣。
  
  我的母亲虽然没读过书,但她懂得许多做人的道理。她从小教育我要热爱劳动,珍惜粮食。母亲性格温和,从不轻易发脾气,不过,要是发现我糟蹋了米饭,她就会暴怒无比,大发雷霆,狠狠揍我一顿。每年收割的时候,母亲总要我跟在大人后面捡稻穗,一根一根地捡,一粒都不准丢下。母亲说,不爱惜粮食的人是要遭天谴的。我捡稻穗又麻利又干净,比别的孩子捡得都多。每当我拎回满满一篮子金黄的稻穗时,总会看到母亲赞许的目光。
  
  受母亲的影响,我对粮食一直深怀敬畏。也许不仅仅是我,经历过饥饿之苦的人都是如此吧?我们这一代人对饥饿有着深刻的记忆和恐惧。当年大多数人家过的是缺衣少食的日子,除了逢年过节,几乎难以吃到一顿实在的白米饭。现在的孩子往往难以想象当年白米饭在我们心中的份量,真的比黄金还要贵重。因此,我发自内心地珍爱粮食、敬畏水稻。
  
  每年看到稻禾由细长粗、由绿变黄,稻谷由青瘪到丰满,我就心生喜悦,感到安稳踏实。吃饭是根本、是头等大事,粮食安全重于泰山。水稻丰收了,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;水稻丰收了,我们就可以放心去做别的事情;水稻丰收了,我们对生活对未来就充满了信心和希望。袁隆平先生的梦想是水稻高如树,要是真有那一天,那就太好了。
  
  我爱水稻黄,我爱米粮香。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

上一篇:满满的幸福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