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平原 查看内容

临窗

2023-9-15 16:26| 编辑: 戴斐 | 查看: 38082| 评论: 0|原作者: 周丽|来自: 阜阳日报

  得闲,立于窗前。

  “鸟鸣檐间树,花落窗下书”。这是千年以前,李白向往的隐居生活。眼前,我正悄然抵达。宁静的午后,一人,一书,一茶,暗香浮动,虚室生白。

  香是书卷墨香?茉莉清香?还是红茶醇香?兼而有之。

  茶本两盒,久未拆封。发小自初中一别,杳无音信。辗转寻觅,飘洋过海,终得见面。曾经的小小少年,立鸿鹄之志,逐梦想而飞,如今已是国外大学的终身教授。久别重逢,恍然如梦。回故乡,访旧友,返校园,他乡音未改,笑容依旧。近一个月时间里,他应邀前往国内几所大学作报告,在路上,随时冲泡的,是我赠与的红茶。红茶一杯暖,暖的是岁月,是连绵不绝的同学情深。

  留有一盒,似无心,实有意。譬如此时,他在大洋彼岸,我伫立窗前,一起捧杯在手,仿佛看见我们的青春小鸟,越过山丘,又重归枝头,用温暖的喙,将记忆的羽毛慢慢梳理。

  工作需要,办公室时有搬迁,而我独爱临窗而坐,看向窗外,发呆。也因此,邂逅那只小鸟。细雨霏霏,空旷的操场上,它悠然踱着步。风来了,它不跑,雨来了,它不逃,恬淡而从容。

  一场雪悄无声息降临,待下课,操场上白茫茫一片。孩子们撒欢儿,打雪仗,掷雪球,雪地里打滚,一幅线条简洁明快的水彩画跃然眼前。透过三楼窗户,我定格下这有趣的画面。

  搬至四楼后,风景又不同。一株高大挺拔的广玉兰不期而遇,你看,广玉兰的叶片有那么多种绿呢,墨绿,深绿,浅绿,翠绿,嫩绿……一伸手,仿佛可以摸到叶片的脉搏。浓郁的香气破窗而入,将我包围。无言独上西楼,是李煜的孤独,日日窗前小憩,是我无尽的欢喜。

  闲来还喜读书。弄笔,还须窗前……只此一句,便爱不释手,眼前仿佛一幅水墨画缓缓铺开:一人,一笔,一纸,一窗,一灯,婉约古典的美尽收眼底。最打动我的,是作者在文中写道:弄笔窗前,最容易收到来自荒野的消息。窗子,是距离野外最近的一条路,露的气息,雪的消息,风的踪迹,都能通过窗子溜进来。读罢,我任由记忆的手牵着,回到幼时乡下的日子。

  童年的乡村,夜晚漆黑而漫长。夜半醒来,总看到银白的月光如水一般,透过破裂的窗洞钻进来。年幼的我不由靠近母亲,心里才踏实下来,渐渐入睡。在外地工作的爸爸每次回来,都要走很远的路,到家已是半夜,纵然动作再轻,我还是会被惊醒。装作睡着的模样,蒙着头,留一角,侧身向外。月光皎洁,那一刻,我仿佛漂浮在月光之上,风儿轻轻摇晃,温暖的手推着我,飘啊飘,飘向很远的地方……

  而今,故乡远去,老屋坍塌,她们作为两个名词,永远尘封于记忆深处。落脚城市后,买的房子不论大小,定有一扇扇明亮的窗。客厅朝南,窗户敞亮,星光,月光,阳光,皆入眼入心。

  小小一扇窗,通向外面的世界。窗前人,眼中景,都是光阴的故事。窗户开在墙上,可临,可观,可依。不妨在心上也开一扇窗,通向幽远的心灵深处,可明,可清,可静。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

上一篇:家乡的月亮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