阜阳新闻网

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新闻频道 平原推读 查看内容

守护国旗的日子

2021-10-8 08:31| 编辑: 我爱斑斑 | 查看: 18308| 评论: 0|原作者: 司天鹏|来自: 阜阳日报

  
  每遇重要节庆日,我们从电视、网络上可以看到这样的画面:在荒凉的西北边陲,或大雪齐腰的北国边疆,或南国海上孤岛,在迎风招展的五星红旗下,一位战士,手握钢枪,威严笔直地站立在国旗下,独自守边护旗,画面苍凉雄壮,令人肃然起敬。当然,个中的艰苦和孤独,只有当事人才有更深的真实感受。青少年时期,每当看到这样的画面,我就会突发奇想,若那个为国守边护旗的是我,该有多自豪呀!可如今已是人到中年,青春早已远去,这个奢望自然无法实现。
  
  但略感欣慰的是,在自己的少年时代,也曾一个人独自守护学校的国旗40多天,至今也不曾忘记。
  
  我上小学四年级的暑假,由于以往暑假看护村小的退休老校长年龄大,行动不便,而我家离学校很近,于是新校长就让我配合老校长在那个暑假期间看护校园。我俩的主要任务是看护教室门窗和教室里的条台“课桌”不被人损坏。那时村小教室里没有课桌,一二年级是泥台子“课桌”,三四五年级是两头用泥巴砌腿,把大树锯成的长厚木板往上一放,就是一排条台 “课桌”。看护校园还有一项重要工作,就是看护学校里的国旗。
  
  村小在我们村西头,只有南北两排青砖、土坯结合盖成的5间教室,一个年级一个班,两间老师办公室,5个班的学生加起来才100多人。校园西边有一圈土围墙与村民的住宅隔开,校园南边有一条小干沟作界,沟南就是我家的菜园,校园北面是路,校园东边没有围墙也没有大门,是真正的“开放式”校园。
  
  在校园西部居中的地方,有一棵三四把粗的垂柳,学校的铁钟就挂在垂柳的两个大枝丫之间。在柳树东旁,埋着一根五六米高、两三把粗的树桩,在树桩中上部用铁丝捆绑着一根四五米长的粗毛竹,在毛竹尽头安装了一个动滑轮,从上面穿着一根长绳,长绳的两股绳头并排垂下来,这就是学校里的旗杆。而国旗则是套在另外一根四五米长的竹竿上,并用绳子系紧。
  
  学校平时是每周一把国旗升上去,周六才把国旗降下来收好放在校长办公室里。但我那时不知听谁说的,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国旗都是早上升起,晚上降下来。于是在那个暑假里,我就按照这个程序升降村小国旗。
  
  我一般在早上8点左右赶到学校,把国旗从校长办公室里拿出来扛到旗杆下,然后解开旗杆上两股系在一起的绳头,一头系在紧挨国旗下端的竹竿上,一头系在竹竿下端,然后双手交替着拽上部的旗绳,缓缓地把国旗升到旗杆顶端,再把旗绳拽紧系在旗杆上。
  
  每次升旗,我最开心的是在升旗时刚好遇上起风。这样当国旗升到旗杆顶端时,国旗正好能随风展开飘扬起来,有时也会遇到更大一点的风,当国旗升到旗杆一半时就会飘扬开来。
  
  每到太阳落山,我就会及时赶到校园,把国旗降下来卷好,扛回校长办公室。有时即便是正在地里干活,我也会放下手中的农活,准时赶回校园把国旗降下来。
  
  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,有时早上升旗时还是晴天,午后就有狂风暴雨。即使如此,我也会毫不犹豫冒雨跑到学校,把国旗降下来放好,等天晴后把国旗晾干了再升上去。我这一人“独享”升旗的志愿劳动,当时也曾被许多乡亲称赞和羡慕。
  
  在那个暑假,也曾因升降国旗耽误干活而受到过父亲的责骂,也曾因冒雨跑去降旗而摔得浑身是泥、膝盖流血,也曾因阻止村里调皮孩子破坏旗杆或旗绳而被威胁过,但丝毫没有影响我对这份“庄严”职责的坚守。
  
  就这样,我一个人守护着学校的国旗40多天,每天风雨无阻地按时升降旗。开学时,老校长把此事告诉了新校长,新校长在开学典礼上还特意表扬了我……
  
  此事当然与常年驻守边疆的“最可爱的人”无法相提并论,但自己心中那份对国旗的“庄严”感,即使现在回想起来,也令我感到骄傲和自豪。
  
  有时会想,若是人人心中常“驻”一面庄严而神圣的“国旗”,边疆何愁不安?!华夏何愁不稳?!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