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阜阳新闻网 首页 平原 查看内容

除夕往事

2024-2-9 10:37| 编辑: 谢珊珊 | 查看: 18450| 评论: 0|原作者: 范汝俊|来自: 阜阳日报

  1958年冬,生产队在东湖洼地改稻田。除夕晚上轮到我娘和南院曹婶值班,看守工棚。那年我15岁,读初二。寒假无事,携一卷书,上东湖洼地找娘。眼看大家逐渐离去,我就对娘和曹婶说:“你们也回家做饭,我看工棚。”曹婶说:“不行,沟南刚埋的新坟。黑灯瞎火,莫说你小孩子家,大人也害怕。”我说:“婶,没事,我不怕。”

  娘和曹婶走后,我就着马灯看书,时不时往沟南瞥一眼。嘴上说不怕,心里却紧张。加之东湖洼地远离村庄,寒星当空,夜风掠地。沟里的芦苇随风摆动,发出呼呼的声音。就像有人分芦拂苇,越水而来。我连忙把工棚帘子拉严实,扯被子蒙头,将马灯拨到最亮,专心看书,渐渐入梦。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突然感觉奇热无比,并且喘不过气。霎间惊醒,一个鲤鱼打挺,挣扎站起,只见满工棚浓烟。原来马灯把棉被烤着了。立刻抱起被子奔向沟边,浸入水中。所幸火灾扑救及时,无大碍。

  娘来了,抹去我脸上的烟灰,从头检查到脚,搂着我流泪。曹婶说:“大侄子吉人天佑,躲过大难,必能成器。”娘说:“咱们农村孩子,能成啥器?平安就好。”

  我清楚记得,那个除夕夜,娘没睡好。几次拧亮马灯,给我掖被角。天明回去,娘抓紧我的手。足足三里半路,一直牵到家……

  1967年除夕,我在新疆呼图壁县芳草湖六分场二队集体职工宿舍度过。那天晚上,宿舍只剩16个单身青年。过年了,食堂改善伙食,蒸一锅牛肉馅包子。我们各自买几个,返回宿舍吃。关山万里,远离亲人,又逢最隆重节日,心里自然沉沉的,互相也不搭话。正在这时,赶皮车(马车)的赵大叔带一包猪头肉、一包萝卜干,携一坛老白干进来,说:“慢吃慢吃,大过年的,先热闹热闹!”家在河南驻马店的小张说:“赵大叔,叫您老破费了!”赵大叔说:“自家养的猪,破费啥?——实说吧,我也是像你们这么大时‘盲流’过来的,尝过佳节思亲味道。茶杯拿来,倒酒,一醉方休。”

  赵大叔应该是刚解放那阵儿下西口的老人。五十岁上下,赤红脸膛,络腮胡子。秉性刚直,专好打抱不平。解放以来,每年都有各省青年至此。当地老户,难免仗着自己土生土长欺生。赵大叔只要撞见,轻则呵斥,重则拳头教训。他当时专职赶皮车,上古尔班通古特戈壁运玉米。只要有他在,我们这些新人就能伸直肠子度日。

  赵大叔三杯酒下肚,红光满面。将大伙招到身边,纵谈新疆古今。他安抚我们“好男儿志在四方”,不要想家。毕竟当过生产队长的人,讲得头头是道,有声有色。赵大叔最后说:“娃娃呀,俺这一茬老了,建设芳草湖的重任,就落在你们肩膀上了。来,共同举杯,祝愿芳草湖的明天更美好!”

  赵大叔一席话,说得我们激情澎湃,忘了乡愁,在欢声笑语中度过除夕,迎来新春。绚丽的朝霞映红芳草湖的山山水水。院中胡杨树上的宿鸟醒来,先偷眼四顾,随即“嘎嘎”鸣叫两声,奋翅离巢,向远方飞去。

  鞭炮声中,赵婶端来一大盆热气腾腾的饺子,说:“孩子们,过年了,吃饺子啦!”众人顿时心里发热,泪流满面,扶二老上座,跪倒磕头,哽咽说:“叔、婶,给您拜年!”

  后来由于特殊原因,我很快回家乡工作了。近年来,曾三次上新疆芳草湖打听赵大叔的情况,均未果。但是,不管到啥时,我都没有忘记他们老两口,特别是每个除夕端起饺子碗的时候。

欢迎关注阜阳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: fynewsnet

上一篇:闹新春

全城最新资讯,尽在掌握

返回顶部